快捷搜索:

管子简介_管子对封建社会两个盛世的影响

2019-12-28 10:11栏目:历史资讯
TAG:

汉朝初年,由于秦末战乱和“楚汉战争”的摧残,社会经济破败凋敝,百姓穷困,国库空虚,人口锐减。连皇帝的车辇也找不到四匹同一颜色的马。然而在平息吕后乱政后,经过文、景二帝39年的治理,到景帝末年,地方官府的粮仓里装满了粮食,钱库里装满了铜钱。朝廷藏钱积累到好几百亿,烂了串线绳子的散钱堆积无法计算。朝廷所藏的粮食,新旧堆积,一直堆到露天的地上。朝廷6个大马苑养马30万匹。民间家家养马,人们骑母马出门就感到惭愧。西汉终于获得了超过战国时期的经济繁荣,为汉武帝时期西汉的强盛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重农轻赋,倡俭抑奢和减轻刑罚是“文景之治”的三大善政,这在史学界早已成为定论。且看这三大善政与《管子》的关系:重农轻赋《管子·治国》篇载:“粟者,王之本是也”。开宗明义地指出农、粮是圣明君主的根本大事。又如“明王之务在与强本事,去无用,然后民可使富”、“治国之道,必先富民……善为国者,必先富民,然后治之”的治国必先富民、富民必先重农思想,在“文景之治”中得到了实践。文帝(前180~前157年在位)亲自下地耕种,让皇后亲手养蚕就是例证。更为明显的是,文帝曾下“夫农,天下之本也”的诏书,景帝曾说:“农业是天下的根本,黄金珠玉,饥不可食,寒不可衣,都不如谷物和桑麻。”这些话简直是《管子》中“五谷食米,民之司命也”、“民之所生、衣与食也”、“得之必生,失之必死,何也?唯粟!”诸多论述的翻版!文、景时期,几乎没有征发农民筑城、建宫殿、修坟墓及其他劳役的事情发生。文帝曾两次宣布减当年田租率为三十税一,他在位23年中就有12年免除全部田租。汉景帝(公元前156十大博彩官网,~公元前141年在位)登基后确立了三十税一的田租率。这些减轻农民的徭役负担、保证农耕时间的举措,与《管子·权修》“地之生财有时,民之用力有倦,而人君之欲无穷。以有时与有倦养无穷之君……则上下相疾也……取与民有度,用之有止,国虽小必安;取与民无度,用之不止,国虽大必危”的观点是一致的。人们不禁要问,文帝12年不收田租以及景帝时如此低的田租率,上述“文景之治”使国家钱粮储备如此丰富是怎么得来的?这要得益于另外一项发展经济的举措,就是范文澜著《中国通史简编》中提到的“西汉私营商业有很大发展……实现了战国政论家“关讥而不征的理想。……汉文帝时,贾谊、晁错都主张驱游食之民归农,认为背本趋末的人太多了。”可见,西汉发展私营商业获取利税,“不课税而国用足,不增赋而天下饶”致富手段,分明是从管子那里学来的!倡俭抑奢《管子·中匡》中说:“沉于乐者洽于忧,厚于味者薄于行,慢于朝者缓于政,害于国家者危于社稷。”《管子·禁藏》中说:“夫明王不美宫室,非喜小也;不听钟鼓,非恶乐也。为其伤于本事而妨于教也。……适身行义,俭约恭敬,其唯无福,祸也不来也。”这些尚俭去奢精论在“文景之治”中体现得更明显:汉文帝处处“以示敦朴,为天下先”,力行俭朴有口皆碑。不仅自己衣食住行的简朴程度古今罕见,连向来为封建统治者看重的宗庙和陵寝的简陋程度,也古今罕见。有一次,他想造个露台,工程预算相当于10户中等人家的产业,便打消了营建的念头。此外,汉文帝还注意严格管教家属倡俭抑奢。太子在他的教育和影响下,自小养成了俭朴的品性,使俭朴之风得以继续。再如,文帝制定了一系列倡俭抑奢的制度和措施。为了保证这些制度的落实,对高官显贵一视同仁地采取了违法必究的态度。曾在挫败吕氏乱政的斗争中立下头功的重臣周勃,因执行“诸侯一律回封邑”的倡俭抑奢制度不利,受到免去相位、发遣归邑的严厉处分。这种深知有法不依、执法不严会严重危害国家根本利益的理念,在《管子·中匡》中已早有精辟政论:“法行而不苛,刑廉而不赦,有司宽而不凌。茕浊困滞,皆法度不亡。往行不来,而民游世矣(执法者不退缩,百姓才能因守法而安然地在社会上从事各种活动)。此为天下也。”减轻刑罚汉文帝减轻刑罚政策的实施,不仅是效法了管子回答齐桓公“远举贤人,慈爱百姓……薄税敛,轻刑罚,此为国之大礼也”的为国方略,更直接是得益于来自临淄的一位小姑娘的上书:公元前167年,临淄名医淳于意受权贵诬陷被朝廷判为断脚的肉刑,其少女缇萦随父入长安,上书汉文帝,力陈肉刑危害,文帝“悲其意”,不仅免了淳于意的肉刑,同时也下令免除了残损肢体和亲属连坐的酷刑。临淄小姑娘缇萦远途跋涉上书救父,其勇、其智、其孝历代传诵,东汉史学家班固的咏缇萦诗中就有“百男何愦愦,不如一缇萦”的句子。然而,我们从社会政治文明的角度来看,如果当时的临淄人都认为残损肢体的刑罚是一种“天经地义”的事情,小缇萦也只能有认倒霉的份,不会去做可望不可及的傻事。可见肉刑在当时临淄人的意识中是一种很原始、很野蛮、很不近人情的刑罚,已经达到了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程度。因为只有这样的政治氛围,才能为小缇萦提供胜券在握的勇气和据理力争的智慧。粗算一下,自管仲“以人为本”、“慈爱百姓……轻刑罚”为国方略的提出距“缇萦上书”已有520多年。距晏婴“屦贱踊贵”谏景公废肉刑也有350年之久了。从这个意义上讲,是以《管子》为主载体的先进的齐文化推动了西汉乃至中华民族的社会政治文明进程。另外,还能从下列几个方面看出《管子》对西汉盛世的影响:其一,把《管子》治国理想带进西汉朝廷决策层的重大人物是在临淄治理齐国有功的曹参。德高望重的开国功臣曹参(?一公元前190年),西汉初任齐王刘肥的相国,辅佐齐王治理齐国。曹参到齐国担任相国时,齐国是一个拥有70座城市的大封国。曹参到齐国后,立即召集当地德高望重的长者和有才之士好几百人,请教如何才能把破败的国家理好?怎么才能使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应召的这好几百人中包容诸子百家的“稷下先生”是毫无疑问的,而他们之中管仲学派占绝对优势也是勿容置疑的。那位深受曹参器重的盖公自称是道家黄老学派的,但其“根据当时的客观实际转变政策、发展生产、顺应民心”的主张与管仲学派的主张却分明是相通的。页码正规赌博十大平台排行,1十大网赌靠谱平台, 2 <

管子简介 管子对封建社会两个盛世的影响

影响

国际正规十大赌博排行,另外,还能从下列几个方面看出《管子》对西汉盛世的影响:其一,把《管子》治国理想带进西汉朝廷决策层的重大人物是在临淄治理齐国有功的曹参。德高望重的开国功臣曹参,西汉初任齐王刘肥的相国,辅佐齐王治理齐国。曹参到齐国担任相国时,齐国是一个拥有70座城市的大封国。曹参到齐国后,立即召集当地德高望重的长者和有才之士好几百人,请教如何才能把破败的国家理好?怎么才能使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应召的这好几百人中包容诸子百家的“稷下先生”是毫无疑问的,而他们之中管仲学派占绝对优势也是勿容置疑的。那位深受曹参器重的盖公自称是道家黄老学派的,但其“根据当时的客观实际转变政策、发展生产、顺应民心”的主张与管仲学派的主张却分明是相通的。

一、基本建成封建社会制度。

曹参在临淄起用老成持重、爱护民力的官员,使齐国经济很快得到恢复和发展。创造了“齐临淄十万户,市租千金,人众殷富,巨于长安”的辉煌。政绩卓著的地方官被调到中央任相国应该是天经地义的,新官上任后在全国推广自己成功的地方工作经验更是顺理成章的事。曹参到朝廷担任汉丞相后,逐步把一些夸夸其谈、沽名钓誉、曲意逢迎的官吏调走或斥退,从地方官员中挑选了一些稳重实干、忠厚爱民的人到丞相府任职。为了确保“治齐经验”在全国推广,曹参可谓用心良苦:一是临行前再三嘱咐继任齐国相国的人,千万不要随意改动齐国的刑狱和市场管理办法;二是苦心地把自己装扮成喝酒、聊天的丞相,用“萧规曹随”的体面话化解了汉惠帝的疑虑,用喝酒、聊天、不谈政事的办法阻止了政府大员们那些“上纲上线”的规劝,为“治齐经验”的落实创造了稳定、宽松的政治环境。随着社会状况的好转,曹丞相的良苦用心也逐步得到了明智官员的理解,并得到了一以贯之的执行,曾辅佐过文帝和景帝的贾谊和晃错在著述中《管子》屡有引述便是例证。

秦朝国祚短暂,中华帝国三大特点:中央集权,官员代理和伦理治国只完成其二。汉承秦制,但又有计划有步骤的改革旧制,建立新制,是文景之治的历史贡献。文景之治前后长达四十年,解除封国对中央政权的威胁,处理前代积弊,经过两代皇帝的治理,基本上建成封建社会制度。

其二,《管子》书中道家思想的发展早有定论。李勉著《管子今注今译·上册》中就有“管书系庞杂之书,蕴含各家之言,其心术上下、白心、内业、修身诸篇,道家之言也”的结论。冯友兰著《中国哲学史新编》第二册中也说:“在稷下讲学或学习的人各家各派都有,但也有一个比较突出的派别,那就是汉朝人所说的黄老之学”。《汉书·文艺志》把《管子》列入道家就是明证。然而,任继愈主编的《中国哲学发展史·先秦》中明确指出:“《管子》书中确实有不少稷下先生的著作。但是,其中大部分的思想资料是属于管仲学派的”。笔者认为,当时《管子》书中的主张披上道家黄老之学的外衣显世是受当时的政治大环境左右的。众所周知,自战国始,经司马迁至刘向,直至清代的《四库全书》,都是把《管子》书列入法家的。西汉刚刚推翻了“焚书坑儒”、唯信韩非法家的秦王朝,从政治感情上是拒绝法家的。再者,汉高祖刘邦登基后是号召祭祀孔子的,只承认了儒学在学术上的正统地位。在如此政治氛围下,《管子》是很难名正言顺地荣登决策庙堂的。由此可以说,黄老之学借《管子》影响而发展,《管子》托黄老之学名正言顺的社会地位而得以经世致用。黄老之学在汉初的至尊地位,恰好说明《管子》的思想主张融入了当时的中央决策之中。

二、道家思想登入殿堂。

其三,汉武帝与《管子》书缘分非浅。众所周知,西汉的最强盛时期是在汉武帝时期,而汉武帝又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先驱,似乎汉武帝时期的强盛定然与《管子》书无缘了。其实不然,董仲舒在公元前135年上书汉武帝“天人三策”,长安始设太学,有太学生50人。这个50人的太学规模在汉武帝掌权的半个世纪内没有扩大。到昭帝时才有100人,到宣帝时增加到200人,到汉元帝时猛增到1000人。可见,“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社会影响是在汉武帝以后逐渐发展扩大的,汉武帝时期只是把它作为加强中央集权的工具而已。再者,董仲舒上书汉武帝“天人三策”后便离朝退隐,而此时来到汉武帝身边的是当时被称为怀才不遇的饱学之士临淄人主父偃。公元前134年主父偃抵达长安,上书汉武帝,当天被召见,即封为郎中,一年中连升四次,是汉武帝的肱股之臣,汉武帝一系列加强中央集权的措施多出自主父偃。主父偃曾以其经历见闻介绍:“齐临淄十万户,市租千金,人众殷富,钜于长安,此非天子亲弟爱子不得王此”。

汉朝成立之初,刘邦曾问群臣秦之所以灭之的原因,当时以陆贾代表的黄老新思想家认为秦之于专任刑罚,提出了无为而治的主张。为此,陆贾“粗述存之之征,凡着十二篇。每奏一篇,高帝未尝不称善,左右呼万岁,号其书曰《新语》”。陆贾的无为而治的主张,被认为以《老子》为理论基础产生的黄老新道家,后来被汉初统治者作为政治指导思想,在文景时期得到了最大限度的继承和发扬。道家思想首次为国家统治者应用,为“休养生息”政策的治定提供了理论上的依据,产生了积极影响,受到后世各个朝代的重视。

可见主父偃对齐临淄的致富经验胸有成竹。后来,商人出身的桑弘羊也以“桓、管之术”辅佐汉武帝。他在任搜粟都尉、大司农期间,设立平准、均输机构控制全国商品的做法,极似在实践《管子》的轻重理论。特别是汉武帝收回王国的煮盐、冶铁、铸钱三业的经营权,实行官营,简直与实行盐、铁、钱官营的祖师爷管仲出现了历史的惊人的相似。后来汉武帝也承认“关东之国,莫大于齐者”,“天下膏腴之地,莫盛于齐者”。可见汉武帝起码是接受、借鉴并践行了齐国富民强国的治国之道。

三、为汉武盛世打下坚实的基础。

再者,最早把《管子》整编为86篇的刘向出生在汉武帝谢世以后,刘向编定《管子》时依据了5种版本,最丰富的是皇家图书馆的“中秘本”389篇,其次是太史书96篇。其余的还有私人收藏的太中大夫卜圭书27篇、富参书41篇和射声校尉立书11篇。当时皇家和私人收藏的《管子》书如此完整丰富,充分说明前代汉武帝时期对《管子》书的重视。并且,《管子》书在西汉初期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和完善早已成为学术界公认的事实。西汉末刘向编定《管子》可能出于对《管子》书的抢救,因为西汉末年随着儒家正统思想影响的扩大,《管子》书的社会地位也日渐式微了。

文景时期经济发展,国家财政充实,开创了西汉帝国的升平时代,使当时的社会经济稳定的向前发展,为汉武大帝刘彻将西汉推向极盛时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被后世尊为中国农耕社会的第一个治世,为汉武帝北伐匈奴奠定了基础,同时进一步确立了以汉族为主干的统治基础。

《管子》与“贞观之治”

四、废除肉刑,推进中国法制、世界法制进步。

唐朝初期的“贞观之治”是中国人引以为豪的古代清明治世。曾出现了“商旅野次,无复盗贼,囹圄长空,牛马布野,外户不闭,又频致丰稔,斗米三四钱,行旅自京师至于岭表,表山东至于沧海,皆不赍粮,取给于路。如山东村落,行客经过者必厚加供待,或时有赠遗,此皆古昔未有也”的政治局面。然而这一空前的封建盛世同样与《管子》有着不解之缘,是《管子》经世致用的又一典范。

中国在全世界率先进入文明、人道的刑罚制度,从世界法制史来讲,废除残害刑、肉刑,是从中国开始,在世界其他国家废除肉刑两千多年前即采取了这种改革。汉文帝时期发生的缇萦救父事件引发了中国历史的刑罚革命,中国第一次、也是全世界第一次废除肉刑,不仅改变了中国法制的进程,而且扭转了世界法制的方向,是法制史的里程碑。

自西汉刘向编定《管子》后的近700年中,没有发现为《管子》做注者,这一社会现象说明了儒家思想在中国封建社会正统地位的确立。然而到了唐代,《管子》书的第一个译注者却是“贞观之治”时重大政策措施、施政方针的重要谋划者和执行者房玄龄。宋代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中说:“《管子》二十四卷,齐相管夷吾撰,唐房玄龄注。”据《新唐书·房玄龄列传》载,房玄龄是齐州临淄人,是唐太宗李世民的亲信。统一战争中助李世民谋划军事,搜罗文武臣僚,并参与“玄武门之就”,助李世民夺取帝位。唐太宗即位后,房玄龄居宰相之职长达20年,制定律令,选拔人才,“权宠隆极,总朝政……凡粮械飞输,军伍行留,悉裁总之”房玄龄晚年多病,李世民亲自驾临其床前“听卧治事”。从李世民给房玄龄的权力和对房玄龄言听计从的态度不难看出,已被历史证明、堪称清明务实的贞观政略多源于运筹巨擘房玄龄。而房的谋划又多源于他研读最多的经世致用的《管子》。

《史记·卷十·孝文本纪第十》载:汉文帝十三年,有人控告齐国太仓令淳于意,朝廷根据刑律、罪状,判定淳于意处肉刑。淳于意最小的女儿淳于缇萦一路跟随押解父亲到京师受刑的囚车,抵达长安后上书汉文帝申诉冤情,文帝看到淳于缇萦的诉状,悲悯她的心意,于是赦免淳于意,并在当年废除肉刑。这就是历史典故缇萦救父的来历,二十四孝之上书救父。文景时期,连坐、肉刑基本废除,景帝时将肉刑改为笞刑,并不断减少次数,提倡治罪严格依法办事,犯罪人不服,要允许申诉,重新评议,保证了法律的公正性,是世界法律史的一大进步。

版权声明:本文由在线娱乐发布于历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管子简介_管子对封建社会两个盛世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