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广孝皇帝临终前都做了哪些事?广孝皇帝毕生最大的秽迹是怎么?

2019-11-01 04:28栏目:历史资讯
TAG:

唐太宗李世民一直是一位非常有争议的人物,可能有人会觉得李世民太狠毒,为了太子位置连自己的亲兄弟都可以杀。还有人认为,李世民也是被逼无奈才做出这样的选择,而且论才华的确李世民是高出一等的,当上皇帝还把唐朝带上了一个新的高度。其实这样的评价也都没错,而且李世民还是少有的在临终前还能保持清醒的人,对于李世民的一生来说,最大的污点就是玄武门事件,但是对国家的贡献却是一生都在尽心尽责。

贞观二十三年初,52岁的李世民久病不愈,自觉命途将止,开始着手安排托孤后事。彼时李治被册为太子已有6年,6年面提耳命谆谆教诲已使其受益良多,但李世民仍很不放心,故而在挑选顾命大臣时斟酌再三。长孙无忌是李世民的立业肱骨,为李治的舅父,亦曾盛赞“太子仁厚,当守成之主”,故而他是当之无愧的首席佐臣,其次则是褚遂良。

今天历史风云小编就给大家带来李治如何亲身将长孙无忌一伙赶尽杀绝,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贞观二十三年四月,李世民病入膏肓。临终前,为了保障权力的平稳过度,他主要做了三件事情。

图片 1

永徽六年九月,一日退朝,李治宣旨召长孙无忌、褚遂良、于志宁、李勣入内殿,貌似有要事相商。这四位可是最有实力的四位宰相了,新帝登基六年来,除了褚遂良短暂被贬过,基本上一直都身居相位,属于这个帝国最核心圈层的人物。皇帝会说什么事呢?老江湖褚遂良嗅到了其中的意味,皇帝肯定要谈废王立武之事!为了托孤大臣这个集团的利益,他决定打头阵,拼个鱼死网破,说什么都不能让步:“遂良起于茅茨,无汗马之劳,致位至此,且受顾托,不以死争之,何以下见先帝!”

第一:托孤长孙无忌、褚遂良。为什么是长孙无忌?因为他有两个身份:外戚,太子李治的舅舅;功臣,画像挂在了凌烟阁里。身为长孙皇后的哥哥,与储君有血缘关系,忠诚度当无问题。功臣则说明他有能力,足以胜任托孤大臣之职。当时翠微宫里的气氛非常悲凉,李世民病情加剧,太子昼夜不离,连头发都白了好几根。等到最后时刻,唐太宗召长孙无忌到床前托孤后事,长孙无忌过于伤痛,一直哭,李世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让他先出去冷静冷静。过了一会儿,眼泪哭干了,李世民再把他和褚遂良叫进来,说:“朕今悉以后事付公辈。太子仁孝,公辈所知,善辅导之。”言罢,又嘱咐太子:“无忌、遂良在,汝勿忧天下。”

是年5月,李世民步入弥留之际。病榻前,长孙无忌与褚遂良正俯首悲泣,李世民握住他二人的手道“卿等忠烈,简在朕心,朕之后事,一以委卿,必要尽诚辅佐,永保宗社”,话音刚落即气绝。事实上,除了长孙无忌与褚遂良,李世民还留有一后手,暗中又安排了一位托孤大臣,以节制长孙无忌,此人即是李勣。

细想一下,矛盾双方都很明确对方的态度,废王立武一事,先前李治已经去长孙无忌家跟他商量过了,舅舅不同意这个事。如今又把此事提出,顾命大臣们就会改变看法了?基本上不可能。那这个会还有什么开的必要?双方再吵一架有什么意思?总得有不一样的地方吧。

话说到这里,似乎可以结束。然而,李世民又对褚遂良说了一句话:“无忌尽忠于我,我有天下,多其力也。我死,勿令馋人间之。”一个年轻的皇帝,一个父亲辈的宰相,发生冲突在所难免,李世民希望褚遂良能够发挥润滑剂的作用,努力弥补舅舅与外甥的矛盾。遗憾的是,褚遂良非但没有做到,反而使冲突更加剧烈。几年后,双方为皇后人选争得不可开交,反对派这边,就属褚遂良最为强硬,他一个劲磕头,还说:“还陛下笏”,你不答应我的要求,我不干了!李治听后非常震怒,年纪大了不起啊!竟然倚老卖老,威胁朕!很快,褚遂良一贬再贬,最终客死他乡。

李世民曾在一次宴饮后对李勣推心置腹,说“朕求群臣可托幼孤者,无以逾公”,表明将李治托付给李勣,李勣咬指立誓不负李世民之托。故而李世民死前故意将李勣贬斥外放,李治即位后第一时间召回李勣,拜为“尚书左仆射”,等同典章机要的宰相。然而看似天衣无缝三足鼎立的托孤,却因一个意外的出现而被打乱,这个意外,即是武才人。

没错,还真有。这时就要把目光投向另外两位宰相了:于志宁和李勣。开这个会,李治就是想让另外两位宰相当着托孤大臣的面,明确表态,谈谈对此事的看法,尤其是李勣,必须表态。李勣是李世民早已明确的军方一号人物,三大名将之一,驾崩前,唐太宗故意贬李勣为叠州刺史,好让李治提拔他,使其感恩戴德,李治照办了。身受两代皇帝大恩,李勣应该会站在皇帝一方。李治让他来,就是准备让军方开口,利用武力打压托孤大臣,迫使长孙无忌一伙就范。之前没想到用李勣,一来是皇位尚未坐稳,二来是对长孙无忌抱有幻想,三是因为李勣比较低调。现在时机成熟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第二:把李勣贬为叠州都督。之前李勣已经是宰相了,而且李世民早就把他确立为托孤大臣。有一次宴会,李世民对李勣说:“朕求群臣可托幼孤者,无以逾公,公往不负李密,岂负朕哉!”您当年没有辜负李密,现在肯定也不会辜负我!听到皇帝如此信任自己,李勣流涕拜谢,咬破手指,表达忠心。那一夜,大家都喝多了,李勣不胜酒力,呼呼大睡起来。李世民把自己的衣服解下来,盖在李勣身上。史书没说李将军醒后是什么反应,要是我,肯定又得感激一波呀。

图片 2

图片 3

既然之前都说好了,让李勣辅佐新君,怎么又把他贬为叠州都督了?原来,李世民认为太子与李勣关系一般,担心后者不会尽心尽力。等老皇帝驾崩后,由新君提拔李勣,李将军必然感恩戴德,全力辅佐。果然,太子一登基,马上就给李勣升官了,重新任命为宰相。在这个事件中,还存在两种不一样的记载。有史书说,李世民还对李勣动过杀机,如果李勣不去叠州上任,或者犹豫,就直接把他处死。但也有史书并没有记载所谓的杀机,只是说李治对李勣无恩,今天的贬官是为了明天的升迁。反正李勣聪明的很,命令发下来,连家都没回,就直接跑到叠州上任了。可见皇帝的小算盘根本瞒不过他。

永徽初年,李治与长孙无忌可谓甥舅无间,极为厚待。然而待到武才人二次入宫后,长孙无忌与李治渐生嫌隙,而且李治竟然要废掉王皇后,立武氏为皇后。要知道王皇后的身后,是整个唯长孙无忌马首是瞻的关陇士族,故而不管武氏及李治如何费尽周折游说恩赐,长孙无忌都紧咬牙关不松口,褚遂良亦从长孙无忌之言,认为万万不可。

可是入殿后,李治惊奇地发现进来的只有三个人,唯独缺了李勣。原来李勣在殿外听到褚遂良要拼命,便称病不来,他一个军方人物,要是与托孤大臣们当庭撕起来,那画面不敢想,传出去影响不好。李治见只有这三个人,也没什么办法,就问长孙无忌了:“皇后没有儿子,武昭仪有儿子,现在我想立武昭仪为皇后,你看怎么样啊。”长孙无忌表示褚遂良是我的发言人,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褚遂良就说话了,说皇后出生名门,又没有过错,还是先帝给您娶得,“臣不敢曲从陛下,上违先帝之命。”李治听后很不高兴,你们是先帝任命的托孤大臣,我动不得,得顺着你们;皇后是先帝让我娶的,我也动不得。事事拿我爸来压我,是不是一辈子只能生活在他的阴影下?双方不欢而散。

纵观整个高宗时期,李勣可以说是皇帝最信任的大臣。总章二年去世后,李治亲自为李勣撰写墓碑碑文,出殡时,他还登上长安故城送别。望着灵柩向昭陵方向远去,李治痛哭失声,不能自已,太子李弘也跟着落泪,场面令人动容。“贞观之初,勣已经事朕,荏苒之间,四十余载。岁月既久,情素可知。此人奉上忠贞,事亲孝谨。热心平直,终始不渝。历事三朝,未常有过。自古贤臣,罕有其比。”古往今来,没有人比的上他!这就是唐高宗眼里的李勣。

三位托孤大臣,两位都不容武氏,李治没办法,自然要询问李勣的看法。可以想见的是,李勣若与长孙无忌、褚遂良同心同德,那么李治很难废掉王皇后,即便有朝一日能废,也只能等到长孙无忌等人入土。然而若是李勣同意,那么这就犹如死胡同里突然塌了一道墙,有了一条出路。而李勣,恰恰真的成全了李治。

第二天又说起这件事,褚遂良又说换皇后也可以,但应该换个名门之后,武则天先前侍奉过你爸,天下人都知道,而且只是个寒门出身,你娶这么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后妈,以后史书怎么说呀!褚遂良越讲越激动,一个劲的叩头,扬言道:“还陛下笏,乞放归田里。”笏板就是上朝时拿的板子,这句话翻译成现在的话就是:你不答应老子的要求,老子不干了!”李治听后大怒,简直就是跪着抗旨啊,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皇帝!赶快派人拉出去。长孙无忌忙言:“遂良受先朝顾命,有罪不可加刑。”褚遂良是老同志,不能用刑。

李世民驾崩于贞观二十三年四月,等到八月份,灵柩入葬昭陵。此时,少数民族将领阿史那社尔、契毖何力请求殉葬,追随太宗而去。他们能不能如愿呢?不能!李世民生前早就料到了这个情况,特意留下圣旨,不准二人殉葬。李治派人将先帝遗愿告知二位将军,他们听说后,也只好遵旨。为大唐保住将才,这就是李世民做的第三件事。几十年后,二位将军相继死去,都陪葬昭陵,总算了却了平生所愿。李治曾经下旨,功臣子女愿意陪陵的,朝廷也开绿灯。像李勣的儿子李震,契毖何力的女儿也都葬在昭陵。按理说,李震的官职并不高,生前也没有立过什么大功,是没有资格陪葬皇陵的。可谁让他的父亲是李勣呢。

图片 4

看到“急先锋”褚遂良这么拼命,跟他同属一个阵营的韩瑗也不甘落后,他劝谏李治不要废王立武的时候,声泪俱下,李治不置可否。第二天又谏,把武则天比作褒姒、妲己,红颜祸水。另一位宰相来济也是差不多的态度,李治都予以无视。长孙无忌一派反应激烈,尤其是褚遂良,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出来了,嚣张到了一个境界,以为皇帝不敢动他,双方彻底撕破了脸。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李治说不动长孙无忌、褚遂良,便到李勣府中讨要个意见,谁知李治话刚说完,李勣竟风轻云淡的说“家事何须问外人”。李勣的话说的很明确,废立皇后,李治自己做主就可以了,无须问臣子。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成全了李治,助武则天登上后位,为以后的武氏崛起埋下伏笔。某种程度上,李勣确实是武则天的恩人。

李治赶紧召见李勣,既然爱卿不愿意加入群聊,那我们就私聊吧,这回总得表态了。李治说:“朕欲立武昭仪为后,遂良固执以为不可。遂良既顾命大臣,事当且已乎。”褚遂良是顾命大臣,他不同意,这事是不是就算了?李勣说:“此陛下家事,何不更问外人!”这是你的家事,干嘛问这些外人。咋一看,李勣立场中立,但仔细一想,绝非如此。皇后是一国之母,母仪天下,怎么能说是家事?李勣让李治自己看着办,如果李治先前没表过态,李勣这样说,确实可以划入中立派,可关键是李治早就表过态了呀。有这个前提,李勣还说陛下自己看着办,就等于同意立武则天。所以说,李勣实际上是支持李治的,只是说的不是很直白,这也正是他能为官数十年,屹立不倒的智慧之一。有他的支持,李治可以大胆干了,李勣是军方的一号人物,有大唐军队的支持,已经稳操胜券。

李勣因施恩武氏,保全自身荣华,却将长孙无忌与褚遂良者推入深渊,令这二人横遭大祸,被贬斥流放,长孙无忌更是在流放途中被逼自缢。倘若李世民活着,他断然不能容忍武氏二度回宫,更别提登上后位,对此李勣应心知肚明,可他终究在与长孙无忌的无声较量中,负了李世民。

胜利的天平已经完全倾斜,十月,下诏:“王皇后、萧淑妃谋行鸩毒,废为庶人,母及兄弟,并除名,流岭南。”废后的决定下达不久,立武则天为皇后的诏书便出现了。紧接着,次年正月,发生连锁反应,废太子李忠为梁王,册立嫡长子李弘为太子。皇后、太子已经易主,李治接下来要收拾这些老臣了。

之前抗争最为激烈的是褚遂良,所以先拿他开刀,其实在李勣表态后不久,对褚遂良的清算已经开始了,贬为潭州都督。潭州是今天的湖南长沙,一下子从权力中心赶到了长江以南,一年后,韩瑗上书为褚遂良求情,希望能够放过他,被李治悍然驳回:“遂良之情,朕亦知也。然其悖戾好犯上,故以此责之。”太不把我放眼里,不能饶了他。眼见皇帝不听自己的,韩瑗主动请求辞职,回归乡里。李治同样不允许.朝廷又不是你家开的,想走就走啊,偏要留着你,等时机成熟,一起收拾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在线娱乐发布于历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广孝皇帝临终前都做了哪些事?广孝皇帝毕生最大的秽迹是怎么?